One Weekend in 魔都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20年来,去过魔都三次,次次都发生令我终身难忘的不美好记忆。可以说气场不和,但是上海这一名词确实是与我的不幸相关联。阴阴翳翳不见天日的气候,湿迹爬墙电线横绕的城市,更令我心生惧意。听闻坊间流传,上海处不详之地,是当年的镇妖重镇,所以后世修建的三大高楼:“打蛋器”上海中心,“注射器”金茂塔,“开瓶器”上海贸易中心,各个棱角分明,直指天际。还都集合在陆家嘴的一小块地方。其实他们是上海的三大法器,镇住地底的妖魔。

这么多年来,上海这个城市也算宁静。但不知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可有妖魔的化身要取人性命,谋人钱财?DSC04243

2016年6月,第四次来上海,终于没有厄运。不禁在想是否因为上海中心此次建成,才彻底了断妖魔对我的侵扰?

总之,虽然天气时好时坏,“美食美酒总是不会停止供应”,第一天八色小笼包,第二天小龙虾、蟹粉包,第三天生煎、正宗本帮菜。在当地人的带领下,算是尽兴而归。

刚到上海,一顿各有特色的八色小笼包就解救了长期呆在香港,无处寻求正宗美食的穷学生乙名。倒不是说香港无处可食,只不过穷人消费有限,好吃不能常吃,一般好吃的翻来覆去吃,大排档自助更是次次吃到哽噎,总体非常怀念国内遍地平价美食的环境。八色小笼包的店名已忘,不过滋味尤在口中萦绕。八色分别为:原味,野菜,蟹黄,鹅肝,辣椒,芝士,蒜香和黑松露。DSC04227加上一笼另加的灌汤小笼包。个个皮薄多汁,鲜嫩可口,各有滋味。鹅肝不腻,蒜香不臭,辣椒,也不怎么辣,更加不是随意用老干妈敷衍了事。一个个点着姜汁醋入口,享受至极。相比之下,第二天的所谓上海传统招牌,南翔小笼包,就非常一般了。亏得我们还排队吃贵一等级的菜单。汤包皮硬而厚,陷肉不甜且少。小时候难以忘怀的蟹粉包,更是流水加工,用蟹粉代替,没有真蟹黄做陷,只有零碎蟹肉,一入口腥味难挡。真是扫兴而归。

6月正值小龙虾的季节,当地人带我们到小店吃龙虾,冰镇、辣汤、蛋黄,各有滋味,小龙虾也是甜嫩新鲜,不腥不涩。店家颇有经验,给每个人送上围裙,手套,剥壳时直接上手,甚是过瘾!这样的服务在香港恐怕找不到,要么就是所谓“人情味”,或者叫“不搭理人”,要么就是一眼看你有钱否,二决定怎么待你。

第三天,两人千里找最有名的小杨生煎,想一品生煎滋味。来到不起眼店门前,胡乱买了两份生煎,坐下就开始吃。没想到这生煎大大出乎我们的意料,与同为所谓“招牌”的南翔不同,小杨生煎正是皮薄馅大,汤汁四溢的好生煎!撒上葱花、芝麻,一入口就难以忘怀。两人吃的开开心心,疲乏一扫而空。没想到的是在本地人口中,小杨已是差不多倒数第一的生煎,那其他的是有多好吃!DSC04249想来应该与北京烤鸭是一个道理,小时候吃一席全聚德便觉得好味无比,哪知还有便宜坊、大董等名店。晚上,没想到刚刚吃下生煎的我们被邀来到一家同样不起眼的小点吃本帮菜,却依然吃下许多。要怪香港学生没见识,店家做菜也良心,所以才车水马龙,大半个晚上人来不断,热闹非凡,没有空下来的桌子,没有停下来的吆喝声。本帮菜真是自具风格的菜肴,酸辣蛋汤开胃,酱爆虾香脆,臭豆腐点辣酱也别有风味、外酥里嫩,狮子头更是少见地不肥不腻,入口即化,更有酱鸭、糖醋排骨、菜头(不记得是否此名)等好菜。觉得吃不下了就再喝一碗酸辣汤,又能消化不少。哈哈,自己都被吓到,竟然吃了这许多。

此程专为吃而来,也算没有遗憾,希望下次能多停一些日子,再将美食吃个够。

不过,希望下次来魔都,也宁静平安,不要再找我茬子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